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164:给她交代

书名:媒婆萧九娘 上传会员:一念天堂 作者:白北 更新时间:2019-10-11 23:35:34

  “啧啧,这点时间都耐不住,太暴躁了吧。”萧九看戏看得还挺有滋有味。

  洛流苏在一旁撑着打了个饱嗝。

  萧九瞟了眼,捂嘴一笑,很是满意,“看看,不浪费粮食,多好~”

  洛流苏撑得难以回话,只能点点头。

  萧九挑挑眉,“你说,我要是这个时候出现在荆雨柔的面前,她会怎么样啊?”

  洛流苏缓了缓满腹的食物,回:“要不你去试试?”

  “好!走!咱们出去!”话落,萧九便拉起洛流苏的手腕。

  萧九让洛流苏走前,她跟后。

  慢慢地走出外面...

  整个店就他们和荆雨柔一桌,他们的出现怎么可能不引起荆雨柔的注意。

  是小秋眼精,先认出了洛流苏和萧九,颇有些诧异,结巴道:“小...小姐...是...是他们......”

  荆雨柔睁大眼睛仔细瞧着,确定是洛流苏和萧九之后,同样感到惊讶。

  这么巧?!

  萧九低着头走在洛流苏后面,即便已经感觉到了荆雨柔那边传来的惊疑声,但她依旧不转头看一眼,像是个没事人一般,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“小姐...要不要喊他们...”小秋抽了抽嘴角。

  要知道,她们小姐之所以这么迟跑出来吃面,还不是在府里等萧九等的,等到忘记吃早饭。明明心里是想出来,可却借口吃早膳而出来。

  两个丫鬟都心照不宣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  荆雨柔有些犹豫。

  可洛流苏和萧九即将要出门槛了。

  “萧九娘!”

  在刚欲踏出那一步的时候,荆雨柔主动开口叫住了。

  萧九勾唇一笑。

  她故作惊讶地回头,“荆小姐?!”

  荆雨柔咬咬唇,欲言又止,憋着最后的那股傲气,“你...你怎么在这!”

  “我?”萧九缓缓走近,自然地笑着回道:“我刚刚吃完面呀!”

  这个荆雨柔,聪明起来,无人能攻破她的防盗线。可惜,焦急起来,脑子也会变得混乱。

  面店不吃面,那出现在这干嘛。

  “荆小姐也是刚刚起床出来吃早膳吗?”萧九故意问。

  “当然了!”荆雨柔看了眼洛流苏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可到了嘴边,又给吞了回去。

  萧九看得出,给洛流苏使了个眼色。

  洛流苏刚好吃的撑,就不打扰萧九和荆雨柔了,他懂事地道:“你们聊,我先出去走走。”话落,头也不回走了。

  萧九一笑,自觉地坐到荆雨柔的对面,“荆小姐,你可有话要和九娘说?”

  “本小姐能有什么话要说!”荆雨柔不承认。

  “那...没有话,我就走咯?”说着,萧九做了起身的姿势。

  下一秒,“不许走!”

  萧九故作疑惑,“嗯?”

  荆雨柔心虚地咳了咳,“那个,你...你今日为何不来找本小姐?”

  “嗯?我...我没什么事情呀!我去打扰荆小姐干嘛呀!”

  “你忘记昨日的...?”荆雨柔没曾想萧九给个这样的回答。

  到底是有多自信,刚刚下了赌约,一天就没了消息。

  “昨日的赌约?没忘记呀!”萧九就是闭口不提别的,让荆雨柔猜不透自己的想法。

  荆雨柔百思不得其解,紧皱眉头。

  萧九耸耸肩,“荆小姐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  萧九这样说了,荆雨柔还能怎么样。

  最后,萧九给了荆雨柔一个让她无法看懂的眼神,离开了面店。

  荆雨柔愣愣地坐在位子上。

  “面来了!”小二上了面。

  然而,荆雨柔面色愈加显怒,最后一拍桌子,面丝毫不动,就这样走人了?!

  两个丫鬟都懵了。

  小二呆呆地站在原地,还以为是自己怎么了荆雨柔。

  小秋动作快,拍下银子立马带着另一个丫鬟追上荆雨柔。

  这边。

  萧九找到了洛流苏。

  兴致勃勃地与他分享,“你可想得到荆雨柔方才什么表情吗?哈哈可乐死我了!”

  “你且说说?”

  “方才,我一句话不说,给荆雨柔憋极了,但她不能奈我何呀!我这就出来了,估计她现在已经没兴致坐在店里,也甩手走人了吧!”

  “你好狡猾啊。”

  “哼!这就是我的做事风格!”萧九傲娇地拍了拍胸脯。

  ......

  出了面店的荆雨柔越想越气,开启了暴走模式。

  可怜后面的两个小丫鬟,奇了怪怎么追也追不上。

  约莫持续了一刻钟,荆雨柔突然又停下了。

  两个丫鬟庆幸,忙冲刺过去。

  “小...小姐...奴婢两...”

  “终于追上您了!”

  瞧把这两小丫鬟给累的,双手撑着大腿,气喘吁吁。

  可荆雨柔一声不吭,忽然转了方向...?

  继续暴走!

  两丫鬟一抬头不见小姐,慌忙地四处张望...

  “小姐!您等等奴婢两!”

  两刻钟后...

  落雨台

  “难得啊小辣椒,突然约本公子何事呀?”

  原来,荆雨柔忽然转了道,是约了邹连城。

  邹连城刚刚准备出府,莫名其妙收到一个飞鸽传书,一看字迹,不可思议。

  认识小辣椒一年之久,他可是第一次收到小辣椒的信件!

  激动之下,邹连城快马加鞭赶到了信上的地点。

  “别废话,本小姐有事问你!”荆雨柔可没心情与邹连城玩闹,她开门见山,直接问:“你府上请来的那个萧九娘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什么?”邹连城被问的懵了,“她怎么你了?”

  荆雨柔刚想说出昨日的赌约,但一时又觉得难为情,咬牙,哼道:“她没怎么本小姐,只是本小姐对她的意见很大!”

  就刚刚那一面,荆雨柔越想越觉得这萧九娘是不是在戏耍她!

  “你对她意见很大?”听到这,邹连城联想到了昨日亲眼见着萧九进了荆府。

  难道...萧九娘昨日惹了小辣椒?

  他便问:“昨日......”

  荆雨柔心头一抖,“你是不是也知道了什么?!”

  “没没没,别误会别误会。”邹连城连忙摆手,解释道,“本公子只知道她昨日去了荆府找你,至于找你说了什么...本公子不知。”邹连城厚着脸皮撒谎。

  “她和我说了什么...哼,自大的女人!”荆雨柔根本不好意思和邹连城道清楚。

  邹连城看着荆雨柔的态度,一时半会也迷糊了。

  他一直以为,萧九为了证明自己,真去说服了荆雨柔。

  现在看来...情况有所变故啊。

  但邹连城也看得出,荆雨柔似乎是有话但难以启齿。

  他倒不去逼迫荆雨柔非要说给他听。

  是去安抚人家:“她若真惹了你什么,你也别生气了,萧九娘就一媒婆,这个年纪没把自己嫁出去,倒是一天天挺关系别人的感情事。”

  荆雨柔撇开邹连城伸来的手,瞪他:“你知道还请了个这样的人当媒人?现如今这女人招惹到本小姐头上,你也有责任!”

  “是是是,本公子有错,本公子有错。”其实邹连城有千百种理由可以回怼荆雨柔的,但是他选择了附和。

  他知道,自己说再多都没用,还不如早点让小辣椒消消气。

  至于萧九娘那边,回头再找她算账!

  “你就认错,可是萧九娘还在育秀,你能怎么办?!真的是!”荆雨柔只能把气撒在邹连城头上。

  邹连城轻轻叹了一口气,像个无辜的小孩,蹩蹩嘴,小声回道:“可她不是本公子请来的啊,是奶奶的意思...而且吧...我那表哥也不是小人物...萧九娘可是人家推荐过来的...”

  “不是小人物?呵,你爹不是县令嘛!怎么的,那洛流苏萧九还能大到你爹头上啊!”荆雨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回去,“那会你爹拘留我的时候,不是很大义鼎然吗?!”

  “你当时那情况不一样...”邹连城忽然有点想笑。

  要说这女人生气起来,可真的是脑回路能有一百八十条路线。

  “本小姐今日就是要问清楚,萧九娘是你们邹府请的人,如今惹到我荆雨柔头上,要如何给个交代?!”荆雨柔开始无理取闹。

  邹连城有些小无奈,毕竟这可能是他第一次面对荆雨柔主动和他闹脾气。

  从来没有哄过女孩子的邹连城,束手无策。

  他挠了挠脑袋,半天没回答一个字。

  “邹连城!别以为你爹是县令本小姐就拿你没办法了!你若不给本小姐一个交代,信不信...信不信本小姐一剑砍了你的手臂啊!”

  “小...小姐...”一直默不作声低头的两个丫鬟先吓到了。

  邹连城内心波澜不惊。

  小辣椒怎么舍得砍他手臂呢。

  他嬉笑着企图把这话题糊弄过去,“莫气莫气,不如本公子请你喝酒,喝了酒高兴高兴!”

  “别打岔!”荆雨柔才不吃邹连城这一套。

  下一秒,她拔剑了。

  “小姐!”俩丫鬟赶忙上前。

  自家小姐什么脾气她们可了解的十有八分,以往向来和邹小公子不和,二人交手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。

  其实邹连城真被荆雨柔伤过好几次。

  但邹连城是大男人,从不计较。

  不然要这样子,荆家钱再多,邹府也不可能容忍她伤县令的儿子。

  “邹连城,今日你若不给本小姐一个交代,就休想走出落花台!”

10198 3611549 MjAxOS8wNS8wNC8jIyMxMDE5OA== http://m.clewx.com/book/201905/04/10198_36115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