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番外

书名:末世女主宰 上传会员:一念天堂 作者:漓漓隐 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0:18:36

  直到安璃和时殇一起杀出重围,黑衣少年都没有动,全程冷眼旁观。一直到安璃和时殇跑远了,安璃都回头多看了那人一眼。

  巧的是,恰好那人的目光也扫了过来,两人隔着远远地距离对视……

  许久,安璃率先收回了目光,和时殇一起离开了。

  “那些人为什么找你麻烦?”安璃问。

  时殇的表情顿时垮了,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,愤怒道:“还能因为什么原因,那群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知道我是丧尸了,说我是他们目前所见到的最特殊的,等级最高的丧尸,想要我的晶核呢,艹。”

  闻言,安璃沉默了一会儿,没有说话。

  有时候,你不找麻烦,麻烦却也会找上门的。

  对于人类来说,杀丧尸是天经地义的,不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丧尸,有没有害过人。

  安璃甚至找不到理由去谴责他们,因为这本就无所谓对错,只是立场不同而已。

  “以后你低调点,在外面小心点,出门的时候,带着你的丧尸小弟们一起。”安璃说:“通讯器保持畅通,有危险及时call我。”

  “凭什么啊。”时殇不乐意,但他也知道安璃说的是没错的,所以也只是小声比比一句而已。反正他其实也不太喜欢见到别的人类。一路上安璃都在发呆。

  时殇看了她几眼,状似不经意道:“刚刚那小子挺厉害的呢。”

  安璃眸光闪了闪,没有说话。

  时殇的心往下沉了几分,“那个人……是天启吗?”

  安璃:“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觉得不像吧,正经来讲,有个这么中二的代号,应该是个正义感爆棚的少年英雄才对吧,可那小子看着……”时殇斟酌了一下语气,道:“……不像个好人。”

  安璃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  这时,时殇又看了看她,又道:“不过还真有点奇怪,明明像你这样的,什么天煞,不是应该十恶不赦的人类才能当吗?”

  安璃终于回头,“你这句话的立场,是直接就将丧尸定义成了邪恶的阵营了吗?”

  时殇指了指周围的行尸走肉,淡淡道:“古今中外,在人类文明里,这样的不就是邪恶吗?”

  明明他也是丧尸,却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定位。

  “但你也说了,古今中外,是人类文明,邪恶还是正义,是人类定义的。”安璃道:“从人类的立场来说,丧尸要吃人,当然是邪恶的,人类没有天敌,但是现在出现了丧尸,人类霸主的地位可能就没有那么稳当了。”

  安璃顿了顿,又道:“可是从丧尸的立场上来说,它们本来和人类就是不同的物种,丧尸吃人,就和人类吃肉没有什么区别,丧尸需要吃人来壮大自己,来不停的进化,就和人类要吃动物肉补充营养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站在哪个位置,就想哪边的问题,哪有那么多对错啊。”安璃说:“人类和丧尸对立,如果人类赢了,那这些年的存在,也许就是后世历史上轻描淡写的一句人类遭遇灭世危机,但最终众志成城,赢得战争。丧尸的出现就只是一场暴乱而已。但若是丧尸赢了,建立起了新的文明,而人类战败,那以后在丧尸文明的历史里,写的就是新文明的伟大,曾经的人类于丧尸文明而言,就如史前恐龙于人类而言一般,只是一次新文明取代旧文明的过程。”

  “所以,哪有什么对错呢?十恶不赦又该怎么界定呢?说白了,成王败寇罢了。”

  时殇:“……”

  许久,他才道:“你对,你说的都对,你简直比我还像个丧尸。”

  安璃又回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。

  又走了许久,时殇回头,安璃看上去始终心不在焉的,时殇忍了又忍,最后忍不住问道:“安璃。”

  安璃没回头。

  “安璃!”

  “嗯?”安璃猝然转头,有些错愕,刚回神的样子,“干嘛呀?”

  “你是不是在想刚刚那小子?”时殇说道,语气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酸。

  安璃愣了一会儿,眼里闪过一丝光芒,仿佛夜里一闪而逝的萤火。

  时殇:“……”

 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安璃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失控了。

  ……

  时殇再次遇见那个讨厌的黑衣少年是在一片旷野之中。

  安璃虽然和时殇一起生活,但她到底是人类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回一次人类的世界里,一般那时候,时殇就会呆在他丧尸的大本营里,他不喜欢人类,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,而且这时候,丧尸群里也已经出现了一些觉醒了智力的丧尸,虽然还很笨,但基本的交流不成问题。

  可安璃不在的时候,时殇仍然孤独。

  那天安璃从人类世界回来,她如往常一样,开着她的黑色越野车在旷野公路上行驶。

  一路上没有丧尸,时殇百无聊赖的坐在路口,等着熟悉的车子出现。

  逐渐的,一辆陌生的黑色车子映入了眼帘……驾驶座上却并不是期盼着的那个人。

  黑衣黑发的少年看上去仍然生人勿近,即使坐在驾驶座上,开着普通的吉普,也愣是看出了坦克的感觉。

  而女生就坐在副驾驶座上,头朝着驾驶座那边,两人正在说什么,看上去主要是安璃在说,黑发少年偶尔才会回一句,但即便如此,女生脸上的笑容,是时殇从来没见过的……

  那一刻,时殇心里堵的难受,仿佛自己一直以来珍藏的画卷,突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染上了其他的颜色。又好像是明明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宝贝,突然要被别人抢走了。

  安璃心情似乎很好,看到时殇蹲在路边的时候,招呼着开车的人把车子停在路边,然后下了车,很开心的给他们俩介绍。

  “这是君凌。”时殇听见女生说,语气是雀跃的。

  相识这么久,时殇一直以为安璃就是天生老成的那种人,直到现在,才知道她也有这般少女怀春的一面。

  也是第一次,他终于知道了在从今以后的日子里,和他们无数次命运交缠的人的名字。

  安璃很开心的想把两人介绍给对方,但两个当事人,看上去兴致却并不高。

  君凌本就冷漠,他的表现和平时无异,而时殇平时咋咋呼呼的,这时候却异常的冷淡。

  安璃以为是因为上次被围攻的事情,时殇心怀芥蒂。便匆匆寒暄了几句,然后送走了君凌。

  “你为什么和他搞在一块儿了?”人一走,时殇便开始质问。

  “出了点事儿,我的车半路被人炸了,君凌好心送我回来。”安璃说。

  时殇深深的看着她,手指收紧,又道:“他是天启吗?”

  安璃脸上的表情淡了几分,她道:“这不重要。”

  “那什么重要?”时殇几乎是咄咄逼人的了。

  “什么都不重要。”安璃说。

  一句话,时殇所有的话全部哽在了喉咙里。是啊,不重要,他以为她对人类那么冷漠,好像很拎得清的样子就是忠于丧尸了?她对人类没有归属感,对丧尸就有了?不,并不是,她其实是什么都不在乎,两个文明的碰撞,对她来说……不重要。

  但……虽然努力想把自己的不满往这个大的方向上扯,时殇却欺骗不了自己,他其实就是单纯的不爽,无关身份,仅仅只是君凌的出现,就让他神仙泥淖。

  “你怎么感觉兴致不高啊?我给你带了你喜欢的烤鸡腿。”

  “不吃。”时殇撇开了她的手,脸色阴沉的离开了,留下安璃站在后面十分愕然。

  怎么回事?平时最爱吃的人今天拒绝了她的烤鸡腿?

  ……

  慢慢的,时殇发现,安璃往人类的城池里跑的次数越来越多,停留的次数越来越长。

  甚至有时候,一连几个月都不回来。

  时殇偏安一隅,看不见的时候便催眠自己,假装猜不到对方出门去干什么。

  但这种催眠只有在安璃在的时候尚能蒙蔽自身,那人一出现,这种催眠就变成了一种压抑,挠心挠肺,仿佛无数的小虫子在身体里爬。

  终于爆发了争吵。

  安璃很疲惫,“你究竟怎么了啊?我哪里得罪你了?你这段时间以来老给我摆脸色。”

  时殇如梦惊醒,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可笑,又多么的无理取闹。

  他有什么立场对她发火,有什么立场在盛怒之下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谴责之语呢?他们说到底是同伴关系,也只是同伴……

  时殇张了张嘴,某一瞬间想说的话都到了嘴边了,但看着安璃那双毫无杂质的双眼,他嘴唇张合了两下,最终却将想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。

  他能怎么说呢?他怎么能说呢?不说尚能保持现状,说了……便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他一个人太久了……也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,习惯了身边永远有安璃在,一点儿也不想回到从前去。

  便是有一点风险,他都不愿意去冒。

  可是,心里的不甘却越来越重,越来越重,几乎要吞噬他了。

10146 3611571 MjAxOS8wNC8xNy8jIyMxMDE0Ng== http://m.clewx.com/book/201904/17/10146_36115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