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第110章 司尚山偏心实锤

书名:女主,人美路子野! 上传会员:天女下凡 作者:水果店的瓶子 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0:13:47

  翌日,清晨。

  天还未亮。

  整夜没睡好的司风眠,早起洗了个澡,胡乱套上衣服就走下楼。

  “早。”

  余光里走进一抹身影时,司风眠听到慵懒闲散的招呼声。

  司风眠定睛一看,赫然发现是司笙。

  她应该醒了挺久的,虽未化妆,但头发扎起、穿着整齐,还加了件风衣外套,左手揣在外套口袋里。

  她就打招呼时淡淡看了他一眼,没有多做停留,直接沿着阶梯往楼下走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司风眠叫住她。

  步伐微顿,司笙倚在楼梯扶手旁,眼睑往上一抬。

  眼睛清澈明亮,如一汪清水,没有涟漪浮动,这让司风眠压了一夜的不爽消减不少。

  “你早知道了,是吗?”司风眠沉声问。

  “啊。”

  司笙轻笑,给了肯定回应。

  司风眠的手瞬间攥成拳头。

  ——你早知道,为什么在老师办公室时不直接说?

  ——你早知道,为什么还要帮他、带他回家?

  ——你早知道,为什么一点都没透露过?

  ……

  ——你选择这个时候回来,是不是,像所有人怀疑的那样,居心叵测?

  愤慨和疑问萦绕心头,司风眠想把所有问题一股脑全倒出来,可话到嘴边却张不了这个口。

  司笙也没有等他的询问。

  哒。哒。哒。

  鞋跟撞击在阶梯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一声一声的,有条不紊,节奏平稳。

  等司风眠回过神时,司笙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。

  静站良久。

  司风眠深吸一口气,缓缓抬步走下楼。

  他要早起去学校,厨房都会提前准备早餐,司风眠本以为会在餐厅遇见司笙,没想环顾一圈,并未寻见司笙的身影。

  “少爷,您起了啊,早餐马上端上来。”

  肖嫂笑着迎上来。

  司风眠微垂着眼睑,掩去某些情绪,低声问:“她人呢?”

  “她?您说那女人啊。”肖嫂脸上立即露出嫌弃和不屑,口吻轻蔑道,“谁知道,刚刚直接出门了。开的车不知道是不是老爷给她买的。”

  司风眠看了她一眼,唇角翕动,下意识想要辩解什么,可半晌没找到合适的理由。

  水云间的豪宅,出门皆是豪车,书房里的字画……

  而她的职业,据萧逆所说,只是一个十八线明星。

  先前营造的所有光环,在肖嫂斩钉截铁的质疑和没有铁证的反驳里,渐渐开始动摇了。

  裂开一条缝,不知是否有修补那日。

  *

  早餐端上桌时,司风眠听到楼梯处有脚步声,抬目望去,见到司裳走了下来。

  “这么早?”司风眠微微惊讶。

  司裳精神困倦,点点头,“想早点去学校。”

  “上午不是没课吗?”

  “嗯,有点事。”

  司裳支吾着敷衍道。

  周五更新第三话,跟Zero的《九号基地》同时更新,以Zero的人气,不管质量如何,新作热度肯定会碾压她的。

  正因如此,她更要注重作品质量。

  她打算加班加点,在周五呈现第三话最好的质量。

  这也代表需要更多时间。

  她昨晚加班到凌晨四点,刚刚才睡了会儿。如果不趁早回学校的话,她上午藏在卧室里画漫画,难保会被章姿发现。

  何况——

  司笙也住在这里。

  想到司尚山的偏心和司笙的分镜本,司裳待在这里,浑身都不自在。

  “哦。”

  司风眠不疑有他。

  司裳困得难睁眼,走到餐桌上坐着时,短短半分钟时间,都险些闭眼睡过去。

  昏昏欲睡之际,她忽的听到章姿的声音——

  “裳裳,你是不是背着我在画漫画?!”

  章姿的声音里蕴藏着怒气。

  司裳猛地睁开眼,一瞬间,所有瞌睡都跑得无影无踪。

  缓了两秒,司裳见到站两步远外的章姿,才后知后觉意识到——这不是在做梦。

  “妈。”

  心头一跳,司裳立即站起身,心虚地低下头。

  司风眠也怔了怔,见章姿脸色不好,担心她责怪司裳,把筷子一放,赶紧起身,朝司裳走了几步。

  见到这姐弟俩的反应,章姿就什么都明白了,“看样子是真的。”

  “妈,姐有点爱好而已……”

  司风眠刚想帮忙说话,就被章姿瞪了一眼,只得偃旗息鼓。

  司笙被司尚山接回家的一事,对章姿来说已经够受刺激了,司风眠也不忍再忤逆顶撞她。

  章姿面上看不出愤怒,口吻倒是有几分失望,“如果不是你陈阿姨今早给我打电话,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敢瞒着我做这种事。”

  因为司笙的事,章姿一整晚没睡。

  天刚亮,她平日里结交的朋友就打电话来询问,司尚山接回司笙一事是否真的。

  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  以前易诗词嫁给司尚山没几个人知道,司笙被冠上“私生女”的称号回到家,倒是一下就给传开了。

  朋友安慰了她半个钟头,无意间提及司笙的职业,得知是漫画家后,朋友直接反问——

  “那正好啊,你们家裳裳不也是漫画家吗,那么有名,最近还上热搜了。这不是把私生女压得死死的?”

  章姿不明所以,连番追问下,才得知,司裳早在去年就在网上发布漫画,而且成绩斐然,据说最近新出的作品热度尤为高,被整个漫画圈看好。

  她有些生气,究其原因——大抵是因女儿身为当红漫画家,上百万人知晓,而她却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。

  “妈,对不起。”

  司裳轻咬了下唇角,声音轻轻地辩解,“我是真的喜欢漫画。”

  “喜欢就喜欢吧,想当漫画家就当漫画家吧。”看她这可怜模样,章姿神态缓和不少,说,“你要好好跟我谈,我也不见得会阻止你。”

  “真的?!”

  “真的?!”

  司裳和司风眠异口同声,皆是露出欣喜之色。

  偏头看了司风眠一眼,章姿佯怒道:“没你什么事。”

  司风眠吐了下舌头。

  司裳欣喜若狂,昨晚的试探让她觉得彻底无望,没想今日竟然峰回路转……

  她凑上前,抱了章姿一下,“谢谢妈!”

  “大早上的,在做什么?”

  楼上忽然传来司尚山的询问。

  “爸。”

  司裳赶紧松开章姿,站到一边。

  司风眠想了想,没打招呼,重新坐了回去。

  章姿回过身,朝楼上望去,说:“裳裳瞒着我们画漫画呢,听说成绩还不错,网上很多人喜欢她。”

  “是吗?”司尚山愣了一下,倒也没太大反应,只是点点头,“有点兴趣爱好也不错。”

  司裳的心咯噔一下,欢喜被浇灭一截。

  只是……不错?

  她有作品有成绩,司笙连作品都拿不出来,凭什么对司笙就是“我们家缺一个搞艺术的”,对她就只是“有点兴趣爱好也不错”?

  这边,就司尚山的区别对待,司风眠也轻轻皱眉。

  碗里的粥,食之无味。

  他起身,拿起肖嫂带下来的背包,“我去上学了。”

  早上仅有的欢喜,消弭在清凉的空气里。

  *

  这是一条地处偏僻的小巷。

  天气依旧未有好转,阴沉灰暗,寒风在巷子里呼啸,过耳声如同猛兽怒号。

  凌西泽根据定位,将车开到水果店门前。

  街道破旧,留下时光的痕迹,而沿街的店铺,皆染上岁月的风霜。

  凌西泽一停好车,就见到坐在门外的司笙以及……一个老头儿。

  他看了好几眼,才根据那臃肿的军大衣确认司笙的身份。

ag111|官方  二人就围坐在水果店门口,门敞开着,他们却在喝西北风,二人中间是一副象棋,旁边则是燃烧正旺的炭炉。穿得厚实又臃肿,军大衣和老年大衣都有一股陈旧感,莫名契合整条街道的风格。

  看不出一点突兀感。

  “来了?”

  凌西泽走过去时,司笙抬头跟他打了声招呼,然后把往袖里的手掏出来,动棋,“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对面的老头沉默,吹胡子瞪眼的,好半晌后,摆手道:“不下了,不下了。”

  他扫兴地站起身,先是看了凌西泽一眼,神情捎带一点敌意和惋惜,心叹宋清明这小子怎么就一点不争气。

  随后,他同司笙交代道:“老秦说,中午让秦凡给你送吃的。”

  被念叨半个小时“男朋友”一事,司笙再三否认都没用,只得默认了,如今见得他强调“你”,而非“你们”,便提醒道:“两人份啊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宋老头傲娇地一哼,又凉凉地斜了凌西泽一眼,拎起早上买回来的菜,溜达着走了。

  无端挨了俩白眼的凌西泽,挺莫名其妙的。

  没多想,凌西泽同司笙问:“干嘛不进去下?”

  “要的就是露天这个味儿。”司笙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棋盘,用脚把炭炉往跟前勾了勾,随后抬头问,“来一盘?”

  凌西泽沉默两秒,从善如流地在对面坐下。

  “今早回了趟水云间?”

  神算·凌随口问着,帮忙整理棋盘。

  “嗯。”

  离开司家的时候还早,司笙就去了趟水云间,顺便换上厚实保暖的军大衣。

  棋盘摆好,凌西泽跟司笙在露天寒风里下棋,但没一会儿,凌西泽就起身离开,去隔壁的便利店了买了暖手袋和暖手贴,一回来就扔给司笙。

  司笙:“……”

  奈何暖手袋过于暖和,司笙一言不发地将其搁在膝盖上。

  二人一边下棋一边吹冷风,直至一辆高档轿车抵达。

  “不下了,我动动筋骨。”

  将有败局趋向的棋局舍弃,司笙站起身,把暖手袋扔到椅子上。

  她手往兜里一放,忽然触到不知放在兜里多久的一物件,顿了顿,想到什么,蓦地勾唇一笑,旋即抬目望向那辆轿车。

  凌西泽坐着没动,气定神闲地重新整理棋子,将其一一放回棋盘原处,仿佛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都与他无关。

  最先下车的是司机,他绕了一圈,打开副驾驶后座的门,随后,才有一位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女人走下车,气质尚可,一身名牌,与这条破旧的街道格格不入。

  王清欢,王爷爷的女儿。

  自易中正让司笙去守水果店起,司笙就知道——

  守水果店是假,解决王清欢是真。

  王清欢是在王爷爷家搜了个遍,把王爷爷气得住院的。眼下家里没有金蝉,王清欢肯定会来水果店里找。

  恶人得有恶人磨。

  司笙没别的长处,闯荡江湖多年,惩治“恶人”,倒是有点儿擅长。

  王清欢身穿貂皮大衣,气势汹汹地走过来,见到敞开门的水果店,以及门口二人,两道视线直直朝司笙打了过去。

  她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,“你是谁,怎么在这儿?”

  凌西泽眼皮抬了抬,不爽地皱了下眉,没说话。

  “钱准备好了吗?”

  司笙两手揣兜,声音淡淡的,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  若不是那件军大衣降低她的气场,此刻颇有一种黑涩会现场交易的既视感。

  王清欢懵了懵,“什么?”

  伸出脚,将炭炉往旁踢了踢,司笙半步向前,懒懒道:“王爷爷说了,300万,不二价。”

  “300万?!”王清欢眼睛一瞪,“他以为——”

  她话没说完。

  因为,肉眼可见,那个云淡风轻的女人神色变了,嘴角勾起浅浅笑意,眉目却尽藏冷意,视线往这边一拨,就如同两道利剑穿透心房,冷得人浑身直哆嗦。

  短短几秒,她就锋芒毕露,杀气涔涔。

  她张口,一字一顿:“不要就滚蛋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瓶子:凶凶,土匪。

  司笙:……

  →_→肯定又有夜猫子。

10120 3611562 MjAxOS8wNC8wOC8jIyMxMDEyMA== http://m.clewx.com/book/201904/08/10120_36115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