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第四百一十四章 怕打针

书名:七十年代喜当娘 上传会员:天女下凡 作者:温泉 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0:15:37

  误会没解除。

  主要是陈池看着沈玲龙脸红得厉害,整个人有点儿昏昏沉沉,那是什么都不管了,直接是掀开被子想要把人往医院里带。

  然而被沈玲龙挣扎了。

  沈玲龙道:“等会儿杨汉回来了,或者温月回来了,你让他们过来给我看看,我不去医院,打针很疼的。”

  “好,不去。”陈池嘴上应得非常快,他坐在旁边等到沈玲龙睡着了,直接给人裹了件外套,抱去医院了。

  看了病,拿了药,本来陈池还准备给让温月来给沈玲龙打一针退烧针,动作轻一点儿,在她醒过来之前弄好了直接给抱回去。

  但不知道是对针具有恐惧感,温月才拿起针,还没碰到沈玲龙,她便是骤然睁眼。

  把刚准备撩她上衣的温月吓了一跳。

  沈玲龙看着泛着冷光的枕头,她心里直打颤,但依然保持冷静的问:“医、医院?”

  温月并不晓得沈玲龙怵针,她翻了个白眼道:“废话,既然醒来,家属出去,自个撩衣裳,我很忙了,打完了你后面还有一堆人呢!”

  “别!”沈玲龙当即抓紧了陈池的衣裳,在温月莫名其妙的眼神下,她干咳了一声说,“我是说我现在还有些头晕,你就这么打针,我不太想动。”

  陈池闷笑了一声,但在沈玲龙气恼之前及时握住了沈玲龙的手,低低的在她耳边吐了两个字:“放松。”

  沈玲龙撩起衣摆,狠狠的瞪了陈池一眼后,扭头过去,不去看温月手上的针,还说了句:“那你快点儿打,我没……”

  事字还没说出来,温月一针就扎了进去,疼得沈玲龙整张脸都狰狞了,身体也是非常得僵硬。

  得亏温月特别具有职业素养,极其快速的打完了针,且拉上了沈玲龙的裤头,直接说:“下一位。”

  看着陈池把沈玲龙抱起来,往外走的时候,温月还哼了一声道:“怕成这样,藏什么藏,我抽针的时候,都感觉到你肌肉僵硬了。”

  埋头在陈池怀里,隐藏疼痛的沈玲龙:“……”

  即便是被温月这么说了,沈玲龙也是硬着头皮没抬起头,当作自个没醒来的。

  等回到家,吃了陈池给的药后,她幽怨的看了陈池一眼说:“我都跟你说了不去医院,你怎么还要把我送医院去!”

  不去医院,也不至于丢这个脸,重点是受这个疼。

  大概是打了针退了烧,沈玲龙整个人精气神都好多了。

  陈池想了一下道:“我是想着,趁你睡觉的时候送你过去,等你醒过来的时候,就回来了,没想到你醒来这么早。”

  “你这话说的跟我睡着了打针,回来了我就不知道一样!”沈玲龙生病期间,难道几个孩子又不再旁边,便是有了一些小性子,活泼了不少。

  看着她瞪眼的样子,陈池想要看她有活力一点儿,忍不住反驳:“但你熬到晚上他们下班回来,你可能今天明天,甚至于后天都要去打针。”

  “病不能拖,越拖越严重,杨汉看病的时候就说了,如果吃一点儿,真的会很严重的。”

  沈玲龙顿了一下,想着拖久了,可能打针的天数更多,她就是头皮发麻。

  底气不足的沈玲龙没答话了,她掀开被子蜷缩了进去,打定主意不搭理陈池。

  以此来表示对陈池说实话的不高兴。

  但陈池不在意,他站在床边给她掖好被角以后,轻声说:“那你睡会儿,几个孩子我都打发出去吃饭了,不会回来闹你的。”

  “你呢?吃饭了吗?”沈玲龙埋头在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声音,“现在都两点多了,你不上班吗?”

  陈池道:“请假了,我锁着门,先去百货大楼买菜,你想吃什么,我做给你吃?”

  人呢,生病的时候,格外需要安全感。

  沈玲龙一点儿也不想陈池走,她翻了个身,露出憋得粉红的脸:“我不想吃,既然请假了的话,你自个吃了回来跟我一起休息好了。”

  陈池一顿,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沈玲龙,且说:“我现在就陪你休息,等你睡着了,我再去吃饭。”

  这个提议没有得到沈玲龙的赞同,陈池被沈玲龙强行驱逐出去,非要他吃完饭回来了陪她休息。

  可事实上,等陈池出去没多久,沈玲龙就是自个睡着了。

  她不知道,在陈池出去吃饭的当头,遇上了樊淋雨。

  一个年长的妇人,说是年长,那也是相对于沈玲龙的长相来说的。

  旁人看来,樊淋雨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,风韵犹存,比容貌更出色的是骨子里的自信。

  这一点与沈玲龙很像,又不像。

  不过陈池想,等若干年后,她媳妇儿老了,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妇人的样子。

  樊淋雨看着陈池检察院饭堂打得饭,是极其习惯的笑了起来,且一副亲和的语气问:“怎么在这儿吃饭?我听说玲龙的手艺很好,她没给你做午饭吗?”

  陈池顿了一下说:“她病了,在休息。”

  “病了?!”樊淋雨很吃惊的问,眉眼间还带着几分忧虑,“怎么会突然病了呢?是原本身体就不好吗?还是其他情况?”

 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,问得闷头吃饭的陈池拧起了眉头。

  陈池终于忍不住放下了勺子,说:“她只是发热,好好修养就会好了,如果可以,这几天不要过去叨扰她,她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听着陈池有些不客气的言语,樊淋雨收起了和善与担忧。

  她说:“你似乎不太喜欢我,看你对我的态度,应该是知道,我是你岳母,你是我女婿才对。”

  陈池虽然一直希望沈玲龙能够感受到真正的亲情,但哪些人是真正可以让沈玲龙感受到亲情的,他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。

  对于樊淋雨的行径,在捉住楼衍询问一通,听到齐佳美对沈玲龙说的话以后,陈池对其是排斥不喜得。

  如果是真的激动找到女儿,在没有像伏家那种特殊情况下,那应该是直接找上门。

  而不是用一些手段,让沈玲龙去接她。

  陈池面无表情的看了樊淋雨一眼,非常坦然道:“是,你让我媳妇儿感到烦躁,厌恶了,不管你是谁,我都不会给你什么好态度。”

  说完他直接收了餐盘,到别桌去吃饭了。

  然而,他嘀咕了樊淋雨的脸皮。

ag111|官方  不过一会儿功夫,樊淋雨又坐到了陈池对面,且正儿八经道:“我感到抱歉,没想到我这样的行径让玲龙不舒坦了,不过我可以保证一点,我是真的想要见她,想要与她相认,我找了她很多年,她是我大半辈子的遗憾。”

  这么慎重的表达,让陈池有些犹疑。

  尤其是在樊淋雨露出一抹苦笑,说:“我是在旁人那里,了解了玲龙这个人以后,才用这种引她上钩的办法,没想到得到了她的厌恶,我真是……真是……”

  说到动情处,樊淋雨竟是压了压眼角,似乎在擦拭眼泪。

  但她极能忍,一点儿哽咽的声音都没有透出来。

  和沈玲龙难受的时候特别像,像到陈池动了恻隐之心。

  不过陈池依然坚定:“即便如此,我也不能够带你去见玲龙,她现在身体不适,头昏眼花,不太适合见人,至于楼衍传达的话,我想等她病好了,你再按照她说的过去比较好。”

  态度温和一点,和拒绝樊淋雨并不冲突,陈池分得极为清楚。

  不管如何,陈池都是以沈玲龙得意愿为先。

  樊淋雨见其油盐不进,也没有变脸动怒,她只是勉强笑了笑道:“好吧,那能不能等她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你通知我一声,我怕我再去随便打探,让她不舒服。”

  陈池想了一下说:“我回去问问她什么想法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

10086 3611567 MjAxOS8wMy8yNi8jIyMxMDA4Ng== http://m.clewx.com/book/201903/26/10086_36115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