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【V391】

书名: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上传会员:我是小乖乖 作者:偏方方 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0:39:37

  这个兰娇竟然会武功的么?这倒是出乎俞婉的意料了,看来这个女人能挤走兰家嫡系,当上兰家家主,凭的不仅仅是狐媚人的手段。

  俞婉的眸光一凛:“把蛊王还给我!”

  她说这话时,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收在了手里。

  兰娇丝毫没将一个小丫头放在眼里,不过是淡淡地扫了这大放厥词的小丫头一眼,这一眼,让兰娇愣了一下。

  兰娇的目光定定地落在俞婉的脸上。

  俞婉明白她在惊讶什么,她是觉出自己这张脸有几分熟悉,仿佛在哪儿见过,可一时间又不大想得起。

  兰娇想不起来,索性不想了,谁她得了蛊王,正心情不错,她露出了一抹惬意的笑:“你打伤了我的手下,我不过是索取一点赔偿罢了。”

  俞婉冷声道:“你可真会信口雌黄,到底谁先动的手?若没打伤她,我已经死在她手里了!难道要我不动,等在那里让她打么?”

  圣使怒道:“那还不是你要与我抢蛊虫?”

ag111|官方  俞婉抱怀道:“我那是公平买卖,你不乐意,大可出高价,至于伙计愿意卖给谁,那是他自己的选择,难不成就因为竞价一样东西,你就得置我于死地?亏你们兰家号称冥都第一世家,却原来,连这点教养都没有吗?”

  不得不说,与燕九朝相处久了,俞婉这一张嘴巴也变得能舌灿莲花了。

  圣使让俞婉怼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这若是寻常家主,许就让俞婉怼得无地自容了,可兰娇是谁?那是连自家姐夫都能抢,还抢得面不改色,毫无羞耻之心的女人。

  指望她会因俞婉的话而汗颜,那就天真了。

  兰娇腾出一只手来。

  一旁的侍女会意,拿铺子里拿了个翡翠玉瓶给她。

  兰娇将小蛊蛊放入了玉瓶之中。

  俞婉盯着她的动作,眉心就是一蹙:“姓兰的!你不要太不要脸了!抢了那么多人的东西,你就不怕会遭报应吗?”

  说到抢,俞婉想到了曾经的颜如玉与南宫雁,那二人好歹是偷偷地来,这个兰家庶女却抢得光明正大、抢得天经地义,俞婉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不要脸。

  在冥都,强者为尊,名声这东西不过是弱者为了扞卫自己的利益捏造而出的保护伞,在大周与南诏或许管用,冥都则不然了。

  谁拳头硬,谁就是王法。

  因此与兰娇讲道理是讲不通的,她看上的东西,抢了就是抢了,哪怕今日俞婉不曾与圣使发生过节,只要兰娇的轿子路过俞婉的身边,察觉到了蛊王的气息,就一定会动手把它抢过来!

  俞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放弃与兰娇理论的打算,只定定地看向兰娇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最后说一次,把我的蛊还给我,不然,你会后悔。”

  兰娇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笑得肩膀都在颤抖:“丫头,你知道你在谁说话吗?我看,你怕不是冥都人吧,你哪里来的?念在你献了一只蛊王给本家主的份儿上,本家主就破例记住你的名字好了。”

  俞婉正色道:“你不配!”

  兰娇运足内力,隔空就是一巴掌打过来!

  原本被黑袍男子压制得无法动弹的修罗忽然挣脱束缚,用身子护住俞婉,后背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。

  兰娇冷眸看向一旁的黑袍男子。

  黑袍男子愧疚地行了一礼。

  他也没料到自己都将那个突破没多久的修罗王压制到那种地步了,对方竟还有力气动弹。

  不过,那个修罗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。

  兰娇点了点头。

  黑袍男子出手,打算一招杀了这两个碍事的家伙,却不料一个由十六名修罗抬着的奢华步撵打街上路过。

  修罗的脸上当然不会写着修罗,但俞婉与自家修罗相处这么久,已经十分熟悉他的气息,因此他的同类一靠近,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分辨了出来。

  然而也正因如此,她惊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。

  她从未见过数量庞大的修罗,还是给人坐轿夫的修罗,步撵上的人该是何等贵重身份?

  “司空公子!”前一瞬还目中无人的兰娇,在步撵出现的一霎几乎是瞬间换了一副脸,她客客气气地转过身行了一礼,言语温柔地说道,“不知司空公子大驾,有失远迎了。”

  金色的纱帘层层垂落,叫人看不清撵上之人的模样,但那股深沉霸气的皇族气场,无形中透过纱帘,落在了所有人的身上。

  俞婉并未听见步撵中的人,但猜测他应当是比了什么手势,因为步撵内的侍童开口道:“我家公子问兰家主,可是这里出了什么事?”

  兰娇笑了笑:“啊,没什么,我来给圣女买蛊虫,已经买到了,这便要回府的。”

  侍童道:“那告辞了。”

  兰娇虔诚地欠了欠身:“司空公子慢走。”

  步撵声势赫赫地离开了。

  那里头坐着的就是司空家的人啊,可惜了,没看清样子。

  俞婉敛起思绪,琢磨着兰娇此人无耻跋扈,会不会等司空家的人了再来收拾她,谁料兰娇竟没有当面一套背面一套,说了回府,便当真即刻打道回府。

  “算你运气好!”兰娇冷冷地瞥了俞婉一眼,坐回马车上,待到司空公子的步撵彻底消失在街道的尽头,才让侍卫们浩浩荡荡地回府了。

  看来,兰家人对司空氏的忌惮比想象中的还要深一些,由此也可推断,司空氏在冥都的统摄究竟有多强大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俞婉扶起受伤的修罗。

  是她疏忽了,没想过修罗也是可以修炼的,正如再聪明的人,也得念书才能考上状元,总不能指望他一天学也不上、一本书也不念,就写出令人拍案叫绝的文章。

  修罗之道,大抵也是如此。

  她一直都知道,自家修罗是一个天赋奇高的修罗,只不过他们都做了十分平庸的“家长”。

  修罗惭愧地抱住头。

  他没保护好阿婉,阿婉让人欺负了。

  也没保护好小蛊蛊,小蛊蛊让人抢走了。

  俞婉拿开他抱住脑袋的手:“不是你的错,我们先回家。”

  俞婉带着修罗与乖乖等在摊子上没动的小包子们回了暂住的宅子,而另一边,兰娇也带着新到手的蛊王回了府邸。

  “这可真是意外之财啊。”回院子的路上,兰娇忍不住端详了好几次装着小蛊蛊的玉瓶。

  心腹侍女问道:“家主,这个蛊王有这么厉害吗?”

  兰娇进了院子,有侍女走上前替她取了披风,她迈步进屋,含笑说道:“以兰家今时今日的地位,想要什么宝贝没有,不厉害,我会和一个小丫头动手去抢么?”

  说到抢,兰娇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尴尬,反而无比自傲:“真没料到,一个小丫头的手里会有这么厉害的东西,适才若不是司空公子出现,我真想问问那小丫头的来历。”

  心腹侍女疑惑道:“她真的不是冥都人吗?”

  兰娇冷冷一哼:“冥都有敢得罪本家主的吗?”

  心腹侍女忙道:“家主言之有理。”

  “管她是谁,让本家主得了个宝贝就是她的造化。”兰娇打了个呵欠,将玉瓶交给心腹侍女,“我看它是饿了,那丫头才买了那么多蛊虫喂它,你把它带下去,好生饲养,我去见见老爷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兰娇离开后,心腹侍女拿出了兰府最珍贵的千蛊王,因在兰府静心饲养过一段时日,比铺子里卖的那些还要高等,然而不知是何缘故,小蛊蛊竟一口也不吃。

  “不饿吗?”心腹侍女嘀咕。

  心腹侍女一连换了十七八种千蛊王,小蛊蛊全都死死忍住了。

  小蛊蛊绝食了。

 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蛊王可以长期不进食,但那仅仅是在无法觅食的情况下,真有东西却不吃,通常说来,是这只蛊王的大限将至,它吃不下了。

  “它只是一只幼蛊,哪儿来的大限将至?”兰娇听完心腹丫鬟的禀报,冷哼了一句,决定亲自去瞧瞧。

  兰娇来了,小蛊蛊也依旧不吃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月票,给小蛊蛊可好?

9645 3611577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://m.clewx.com/book/201810/17/9645_36115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