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345:番外明月映成君:坠楼者(02)

书名:最美不过小时光 上传会员:一抹阳光 作者:浮光锦 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0:13:33

  几人出了警戒线,一起上十三楼。

  孙晶晶租住的那一户防盗门大开着,有分局警察守在门外,听见脚步声便抬眸看了眼,尔后连忙道:“阮队。”

  阮成君戴着口罩,挺拔身形在楼道灯光映照下愈外修长,闻言点了点头,率先跨入室内。

  市局里同他一起来的痕检正在客厅勘察。

  小户型的两室一厅,面积不足百平,年轻的姑娘独自居住,收拾的清雅干净,一目了然。

  门锁没有撬动的痕迹,室内物品也没有被翻动的迹象,进门是一个类似于酒店房间式长玄关,左边一侧摆放组合型立式鞋柜,右边依次是洗手间,嵌入式衣柜,厨房。厨房一面墙后是开放式长方形餐、客厅,餐厅摆放着一套原木色餐桌椅,桌面有一瓶鲜花并一盒抽纸,再往内,典型的电视柜、茶几、沙发组合,同整个房间的洁净形成明显对比的是:沙发垫被扯坐的耷拉而下,几个抱枕横七竖八散乱,茶几面上留有几块水果的沙拉碗里点着些烟灰,扔着几个烟头,沙拉碗边还有几个打开捏扁的易拉罐。

  此刻,市局的痕检刑烈正俯身在茶几边,戴着塑胶手套,拿着镊子,小心翼翼地将几个烟头分别收进物证袋里。

  “没有撬门痕迹,进来这又是抽烟又是喝饮料的,熟人作案?”

  偏头看见阮成君,他开口说了句。

  后者一言未发,抬步进了主卧。

  一起共事有些时间了,他们局里这尊大神出了名的高冷寡言,平素别说聊天闲侃,除了正事外,鲜少说话。

  对他性子深有了解,刑烈也不介意,兀自叹口气,又俯身,去收茶几上的易拉罐。

  卧室对门摆放着的是床头柜。

  阮成君走到门口,看见了柜子上的一个相框。

  原木色长方形边框,透亮玻璃下平平展展地压着一张女孩子的照片。是一道靓丽侧影,身形纤长的女孩子,二十左右的年纪,一头黑发在脑后挽成圆髻,穿着芭蕾舞鞋,单脚足尖点地,脚背绷得直直,飘逸薄纱掩映下的长腿修长而富有力道,她双臂后展,上身前倾,脸蛋向后高仰起,白皙脖颈线条紧绷,整个人,美而安静,翩若惊鸿,宛若一只即将振翅远去的飞鸟。

  ——极标准而骄傲的舞者体态和动作。

  应该是孙晶晶本人。

  阮成君不认识她,看着这张照片,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闪过另一张脸,以及,她无数个飞鸟、游龙一般的舞蹈姿态。

  江明月五岁学芭蕾,初中进市级艺术团,十六岁登上国际舞团,十七岁出国去蜚声中外的芭蕾舞学院念书,时光冉冉,一晃眼,十几年就这般过去。

  当初那个粉雕玉琢,会扯着他衣角唤“成君哥哥”的小丫头,已然亭亭玉立,有了沉敛而遗世独立的模样。

  他的小明月啊……

  他们三年多未曾见过了。

  “师父?”

  边上一道男声,唤得阮成君恍然回神。

  他不动声色地敛了目光,淡声吩咐:“做事吧。”

  紧接着,目光便投到微有点乱的床上,问边上跟进来的分局警察,“你们上楼时,两道门什么样?”

  “卧室门大敞着,防盗门半掩着。”

  “同一层其他住户有没有留笔录?”

  “问过邻居了。不过邻居也是上班族,六点多才回来。说虽然同一层,却不太熟,只偶尔见过几次,觉得死者性子文静,不像会和人结仇的样子,也从没见过她带男人回来过夜,鞋柜里没有男士拖鞋,家里也没有男士生活用品,看样子还不太像情杀,会不会是入室勒索未遂?”

  分局警察有听说死者曾被捆绑,局里同事最先进来后也已经收了现场的剪刀、绳子等物……

  一般情况下,犯罪动机不外乎财、仇、情、性。

  “不会。”

  阮成君声音淡淡。

  脑海里浮现出先前检验过的死者。

  死者脖子上戴着价值不菲的铂金镶钻项链,手腕上还戴着十来万的国际名牌手表,这两样东西都在,房内还毫无被翻动的痕迹,基本足以排除谋财害命的可能。

  衣服完整,正要出门,无撕扯痕迹,被劫色的概率也不大。

  不求财不求色,敲门而入、捆绑、上手扇巴掌……

  微微收敛思绪,他开口叮咛了声,“重点调查一下死者的社会关系,寻仇的可能性较大,电梯里有监控,监控录像有没有人去排查?”

  “有人去了。”

  阮成君颔首,目光又扫过明显被人坐过、踩踏过的床,抬步走向了死者坠落的窗边。

  主卧有飘窗,飘窗垫的绒毛有一道被压向一侧的痕迹,他俯身凑近,锐利而深沉的目光定在了半开的窗户上。

  窗把手一侧的玻璃上,有半个掌纹隐约可见。

  看轮廓,像女人的……

  他让一边的痕检拍照留存,尔后,用粉末提取法小心提取了这枚半掌纹,收好胶带,又在室内仔细勘察了一遍,提着勘察箱,走出卧室。

  *

  楼下,尸体已经被抬进了运尸车。

  夜色更晚,天冷,先前围观的小区居民散去不少。见他下来,市局的刑侦支队长郝兴邦便大步到了他跟前,说:“楼层的电梯监控我已经看过了,基本能锁定两个嫌疑人,很快带回局里审。楼上什么情况?”

  “指纹留了不少……”

  他简单回答两句,说道,“但死者坠落的窗边,窗把手以及玻璃上仅提取到了一个人的指纹,应当是死者的。分局那边说进门后卧室地上有打了结的绳子,初步来看,似乎是死者挣开捆绑的绳子攀至窗边,高空坠下后,颅骨骨折致死。具体的情形,恐怕得抓了人进一步确认,我们这边也要详细尸检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旁边一道女声插了进来,已经赶到现场的芭蕾舞团女领导花容失色,“不是说已经确认是掉下来摔死的吗?还要尸检是什么意思,解剖?这不行,太过分了。”

  闻言,阮成君瞥过去一眼,未置一词。

  刑侦支队长郝兴邦是个爽落性子,为人正直,因为常年风吹日晒,路灯下的肌肤呈健康的古铜色,只见他粗黑的眉一拧,沉着脸道:“涉及刑事案件,又有明显的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,是否解剖尸检,公安机关有权决定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舞团领导噎了一下,不再吭声。

  现场程序告一段落,阮成君微抬眼眸,看向一侧。

  江明月还没走,就站在不远处树边,一手拿手机,正在打电话。小区的路灯光打在她身上,她侧着身子,模样姣好的一张脸浸在柔和光线里,莫名地,让人心里一软。

  “有时间再说吧。”

  电话是一个朋友打来的,邀请她周末出游,她心情不佳,勉强应了几句,挂断手机,便察觉到侧后方走来的身影。

  一手将手机揣进衣兜,江明月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偏过头,脸上绽开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忙完了?”

  三年多未曾见过,她的第一句话,不是“好巧,”也不是“好久不见,”偏偏这样随意而来的一句,直戳人心。

  恍惚间,阮成君产生了一种错觉,仿佛他们从未分别过。

  他指尖触到耳边,勾下口罩,点了下头:“嗯。”

  面对她,竟是只剩下这个字。

  江明月抬眸,看了眼不远处明显在等着他的几个人,那些人,脸上或多或少有些诧异神色,忍不住朝这边看,她心里默叹了声,微低下头,脚尖轻轻地踢动路边一丛低矮灌木,良久,又开口道:“晚上是要加班吧?注意身体。”

  “你晚上住哪儿?”

  早已成年,阮成君自己买了房,独住。江明月回国不久,舞团和家里两头跑,不过,抚养她长大的长姐早已结婚成家,现在他们那个小家里,也就江明月一人住。

  刚目睹了这么一件事,江明月想起来,多少还有点怕。

  默了片刻,笑笑道:“舞团吧,距这儿不远,走几分钟就过去了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1、高坠形成的挫裂创,特点是外轻内重,皮肤伤一般,骨骼、内脏粉碎,多位性。如果是开放性损伤的话,初步尸检能判断。

  2、更新时间基本是每天凌晨前,也许不能保证日更,看文着急的小可爱,可以养两个月至完结看哈,爱你们。

9572 3611561 MjAxOC8wOS8yOS8jIyM5NTcy http://m.clewx.com/book/201809/29/9572_3611561.html